欢迎来到-混音歌曲网 -最新音乐资讯站!
用户名: 密码: 注册帐号 忘记密码?
网站活动:
最热歌曲 : 异地的我们 - 恒恒 每日歌曲 : 阴阳极 - 苗小青      自己骗自己 - 张作甫      珍爱 - 王鹏      如果可以这样爱 - 边永城      金莲开开门 - 华少瑞明     
当前位置: 首页 > 歌词 >

洪子诚:俄罗斯人谈情说爱为何要到莫斯科郊外去?

时间:2019-06-08 06:2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管理员 点击:

webwxgetmsgimg (1).jpg

“我想对你讲,但又难为情,多少话儿留在心上。”这是俄罗斯名曲《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翻译版的一句中文歌词,60后姜文导演的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中,马小军一伙在屋顶弹吉他时,背景音乐正是这首曲子。想表白却张不开口……重点是,为什么要去莫斯科郊外谈爱情?去了圣彼得堡后,洪子诚明白了。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当代文学史家洪子诚在很多场合都表示自己更喜欢俄国文学。5月下旬,他携洪门弟子戴锦华、贺桂梅南下至上海师大光启国际学者中心,师徒做了单独演讲和三代人对话。第一场洪门讲学便是洪子诚谈《俄苏文学与中国当代文学》,一时间吸引了诸多学子。这个常讲常新的话题中,80岁的洪子诚有着双重身份——作为读者分享俄国文学、电影的阅读对自己精神生活的影响;作为研究者,他眼里俄苏文学对中国当代文学的影响。1961年就毕业并留校于北大中文系的洪子诚检视岁月过滤后的心得为年轻学子打开了多维进路。

研究俄苏文学的钥匙:实地考察是基础

作为业界知名的当代文学史撰写大家,洪子诚以史料的扎实而闻名,但他同样推崇实地体验。“俄罗斯文学具有忧郁、悲凉气质”,洪子诚现场分享了结合体验和史料研究得出的判断。

*实地考察和材料对文学史撰写孰轻孰重?

作为文学史家,洪子诚竭力保持着清醒自觉,避免那种“自恋式”的态度。再版的《我的阅读史》中将“限度”的意识部分删掉,意为藏拙。现场,他一再表示自己其实没有资格去讲俄苏文学,原因有二:一是自己不懂俄语,读的材料都是二手的中译本;二是缺乏对俄国的实际体验,“所以我自己虽然写了很多关于俄国文学的文章,但自己心里都非常不安”,

台湾学者为了研究赵树理,曾跨过海峡去赵的家乡研究地方民俗;上海作家研究者曾细致地考察上海民风民俗,甚至了解查证研究对象发表的原始刊物,把握原始资料。相比,洪子诚坦言,自己虽然去过两次俄国,但是每次都匆匆忙忙,短短7天的旅行经历不足以形成实际的体验,“我虽然读过很多俄国文学作品,但是在我的观念里不容易形成一个感性的把握。研究对象的地方民情风俗、地理状况等各方面很重要。比如伏尔加河、顿河等俄国文学中经常出现的地方我没有去过,这是很大的遗憾。”

在洪子诚2016年出版的《材料与注释》一书中,他尝试以材料编排为主要方式进行文学史叙述,材料成为书的主体,书中的注释占据全书总量的三分之一以上,一部分有关人、事的介绍,资料的考证、引申和综合等都是注释内容的一部分。这或许是补缺现实体验的一种学术方法。

*阴冷、潮湿环境培育俄苏文学忧郁气质

(责任编辑:admin)
  • 共4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下一页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 听听小编为您选的歌曲吧